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nbn-14的博客

 
 
 

日志

 
 

转《蜗居》之刺,揭示了血淋淋的房奴账本  

2009-11-20 16:38: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一部叫作《蜗居》的电视剧赚足了噱头,这部房奴剧展现了“攒钱的速度永远赶不上房价上涨速度”的社会现实,把房价压力下都市白领焦灼困顿的生活状态刻画得惟妙惟肖,因此电视剧刚一问世就戳痛了房奴们的敏感神经,在网上铺天盖地展开了一场关于房奴、二奶、贪官的网络大讨论。

一部影视作品竟然掀起了关于房价的全民讨论,这也显示了房子已经上升为社会问题,人们的神经已经被房价刺激得越发痛苦和敏感。当下,房子成了压在都市人脊梁上的一座大山,都市白领们为了房子承担着不堪重负的经济和精神压力,每月必须支付的大额房贷悬于头顶,畸高的房价让他们只能猫着腰过活,这种“蜗居”的生活方式已经成为都市房奴的生活写照。

逼良为娼的房子 狗样过活的房奴

《蜗居》由于台词“涉黄”被评为“史上台词最淫荡剧”,搞得编剧不得不向“纯洁”的观众道歉。观众们确实有些小题大做故扮纯情了,那些带有性暗示的台词,那些暧昧挑逗的床戏,反映的正是房子对人性和生活赤裸裸的剥削。为了姐姐海萍的房子梦,善良的妹妹海藻被迫走上了“职业二奶”的道路,“人情债,肉偿了”,人情债不就是姐姐买房的六万块钱首付吗,在现实社会里房子充当了逼良为娼的真凶。

剧中的海萍是现实生活中很多房奴的真实缩影。为了买房,她每天吃方便面,连个鸡蛋都舍不得吃,甚至限制自己打长途电话的时间和回老家的次数。她整天不断埋怨数落丈夫的无能,想尽办法找父母妹妹筹钱,逼迫丈夫伸手向父母要钱付房子首付。因为一套房子,外表光鲜的都市白领撕破了仅有的尊严和优越感,逼得人们像狗一样乱咬乱叫六亲不认,恨不得在垃圾堆里刨食吃,房子套牢了一代人的生活理想,透支了一代人的生活质量。

血淋淋的房奴账本 赤裸裸的房子欲望

中国的老百姓大多数都有一种房子情结,总觉得租来住的房子不是家,房子成了很多人每天挂在口头的大事,就像《蜗居》里海萍说的一样:“走到哪,哪都在讨论房子。”房子一时间成了公众话题,就像一只每天在耳边嗡嗡的苍蝇,叫得人心里痒痒的,勾引起了人们心中赤裸裸的房子欲望,把越来越多的人逼上了房奴的道路。

在剧中,有一段台词揭示了血淋淋的房奴账本。“每天一睁开眼,就有一串数字蹦出脑海:房贷六千,吃穿用度两千五,冉冉上幼儿园一千五,人情往来六百,交通费五百八,物业管理三四百,手机电话费两百五,还有煤气水电费两百。也就是说,从我苏醒的第一个呼吸起,我每天要至少进账四百……这就是我活在这个城市的成本。”

这也正是房奴们每天睁了眼就要想,闭了眼还要琢磨的账本。因为一套房子,很多人一连透支了几十年的消费能力,甚至有的家庭一下子透支了三代人的生活品质。有钱的人买房子那是做主人,没钱的人买房子是在做奴才,你得每天做牛做马伺候房子这个小主子!

做奴才还是做个人 要房子还是要生活?

美国《时代》周刊前两天发表了一篇名为《房地产为何成了最令中国头疼的事》的文章,其实房地产对中国老百姓的影响绝非是“头痛”二字就能概况的,美国人怎么也不会理解为什么在中国房价如此之高却依然无法阻止不断爆发的刚性需求,为什么在中国六个家庭宁肯紧衣缩食,不下饭馆,不去旅游也非要支持一个小家庭结婚买房子。

买房子的确是件幸福的事,但是如果为了房子透支后半辈子的幸福就不是件划算的事情了,买房是一种消费行为,而不该是透支生活的恶性行为。因此买房前应该全面估量个人现有资产和支付能力,选择适宜房价水平的房子,选择适合的还贷方式,合理的家庭支付比例是每月房贷支出不应超过家庭收入的25%,否则就要影响到家庭其他方面的消费水平。同时买房也不一定非要一步到位选择商品房,经济能力较低的家庭也可以选择二手房,或者利用政策选择经济适用房,同时买房时机不成熟的人可以延缓买房计划,或者选择廉租房、公共租赁房等租房形式进行过渡。

有了房子不一定就有了生活的幸福,不要把房子看成是感情的助推器,更不要让房子充当婚姻的入场券,这种牵强的刚性需求在一定程度上也导致了房价的居高不下。敬告所有想要买房想要换房的都市白领们,到底是猫腰做奴才还是站直了做个人,这道选择题您要做的慎重,小心为了房子背上沉重的蜗牛壳,小心为了房子过上窝囊的“蜗居”生活。

《蜗居》之刺,能让谁惊醒?

在一个“做房奴不幸,做不了房奴更不幸”的时代,八成公众认为幸福与房子有关,是一个怎样的价值判断,又呈现了何样的民生图景呢?编剧六六说:“每一个写字楼里拥有1平方米隔间、月月还房贷、出门坐公交、中午吃盒饭的人,都能从剧中找到自己的影子。”而众多让个体触景生情的桥段、台词,使个体心有灵犀——在理想与现实、情爱与家庭中的无奈、困惑,甚至是赤裸裸的生存现状。

就电视剧《蜗居》来说,是一个收视率的问题,是一个艺术性的问题,但是,在“幸福与房子有关”的视野中,“蜗居”成了一个社会学命题,一个权利与正义的时代命题。从这点上说,笔者以为,作家肖复兴的见解值得关注:《蜗居》不是承载问题的一个筐,而是刺向当下社会和我们内心的一枚刺。这是它的可贵之处,不仅因为它拥有春江水暖鸭先知一般的敏感,更因为它拥有不回避现实生活的良知。

这样的一枚刺,刺向何方?调查显示八成人认为幸福与房子有关,意味着住房是一个权利问题。这是“刺”之要义,刺向了公众住房权利的严重匮乏现实。就社会来说,“做房奴不幸,做不了房奴更不幸”是收入和幸福的非共生性困境的真切体验。《蜗居》就是立足于此的。而《中国城市品牌价值报告》显示,我国一些大城市存在一个软肋——在宜居指标方面得分都较低——人均GDP比较高的地区,居民的生活成本通常也会比较高,这可能会抵消高收入的影响,一个重要的例证就是房价。在京沪,人均收入虽然比其他地区高几倍,但其房价却比其它地区可能高十几倍,如果不能实现居者有其屋,则生活满意度就会下降。因此,在考虑生活成本的情况下,一个地区人均GDP就有可能与居民生活满意度相背离。正是在这点上,《蜗居》背后的社会命题得到了展现。

八成人认为幸福与房子有关也反证了当下社会福利水平低下的困顿。正义论大师罗尔斯对社会福利做了这样描述:社会福利是社会中处境最差的人决定的,只有当社会中这些人的处境得到改善时,社会福利才会增长。因此可以看出,我们的福利水平不是由那些能买得起房子的群体来决定的。当人们都能从《蜗居》中找到自己的影子时,这是社会的幸事吗?

对《蜗居》可以有不同的解读乃至争议,但是,八成人认为幸福与房子有关,在笔者看来,除了是公众心声的表达外,更是对公共政策制定者的劝戒和提醒。也就是说,公共政策制定者应理性审视隐藏其后的公众诉求,认真吸取住房改革的经验和教训。否则,《蜗居》无论引起多么大的关注,在这样的一个注意力时代,也终有冷却的一天。从深层次上来说,《蜗居》可以看成是对房改的控诉和鞭笞,如政府以住房全面市场化理论排斥住房是准公共产品理论,重增长轻民生,制定政策服务于开发商的利益和政府自身利益,与民争利等。因此,公共政策制定者更应关注隐藏在《蜗居》背后的权利与正义问题。

应看到,“幸福与房子有关”的深层次命题是权利问题,而《蜗居》之刺,能让谁惊醒?同样是一个不能回避的命题。

房价透支了一代人的财富,也透支了一代人的人生

近日惊闻噩耗,一原上海财经大学法学硕士研究生,现任某公司法务的80后男子于2009年8月27日从吴淞路恒升半岛跳楼自杀,不治身亡。死者姓刘,80年生人,06年从上海财大研究生毕业,生前在吴淞路宝矿大厦内某公司做法律事务助理。据其同学介绍,刘在其公司办公笔记本内曾留下遗书,称因为已到成家年龄,准备买房成婚,为能够支付首付而去四处筹钱(首付大概是二十万),东拼西凑下来寥寥几数,杯水难解车马之急。据说,刘感觉生活压力实在太大,承受不了,并在遗书中感谢其女友陪伴的最后几个月,他对不起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女友。

这一年来,目睹了莲花河畔景苑“楼脆脆”的倒掉,震惊于“北京地王”的王霸之气,唾骂于任志强之流的无良话语,而今,房价造成的压力如此切身地发生在我的周围,发生在前几天还和我呼吸一样空气、为生活而奔波的80身上,踌躇良久,还是写下这些文字,既为逝者致以哀思,也为有些东西不吐不快。房价高是不争的事实,8月份上海商品住宅成交均价达到了18502元/平方米,创出了历史新高。同时,8月份上海新建商品住宅平均成交价格达到18126元/平方米,同比上涨14.6%。同时,二手房均价也创造了16975元/㎡的新数据,成为自08年至今的二手房均价最高位。

从一介草民的个人角度而言,无论是生于斯,长于斯,抑或是从外地来沪读书、工作的年轻人,房子对于大多数80后们来说都是一个过于沉重的话题,“房价猛于虎”。在上海的同学、朋友,无论本地、外地,除个别家境优越,衣食无忧者,无不咬牙切齿,摇头叹息,或集全家之力买下一套房,自嘲卖身银行,或遇涉房话题则闭口不提,置身事外。

我们这一代人,大学毕业之后进入社会也不过五六年,大部分还处于中等收入水平,作为中国、作为上海这个城市未来的中坚力量,我们毫无疑问,将成为中国未来发展的主要基石,悲哀的是,这一代人的梦想与未来、发展与财富,都被深深地压在这一堆名为“房子”的砖石之下,作为青春的墓志铭。以逝者为例,重点大学的硕士学历,公认收入较高的法律专业,在一家知名企业里做法务工作,可以说是80后白领阶层的典型代表,甚至可以说是白领中较高的层级,将成为以后中产阶级的主要力量,却被对生活的绝望吞噬了。上海的高房价是他不能承受之殇,也是中等收入阶层(在中国,称为伪“中产阶级”)不能承受之殇。

房子不得不买,大家基本已届婚龄,“房子=婚姻”虽不确切,但结婚买房也还是大多数人的选择,这不仅是传统观念的问题,而是作为一个家庭,有一个自己完全独立支配的住所,我想这并非仅仅是婚姻的要求,也是生活的基本要求,房子是生活的必需品,这是不言自明的道理。至于国家将其作为投资界定,以及种种不计民生,将房地产作为支柱产业的行为,只能称之为弱智的决策和没有良心。

然而,一套房子毁了一个中产家庭,并不是什么夸大之辞,对大多数人而言,集全家乃至两家人之力,和两代人的积蓄,方能在上海买下方寸之地,立锥之处,还需背负二十年、三十年乃至四十年的房贷,沦为“房奴”。为实际使用寿命只有三十年的房子(下文论及)支付几十年的房贷(实际上是为了三十年的使用权向银行交了同等或更长时间的租金),对我们这一代人而言,这样沉重的生活压力意味着什么,不敢跳槽,不敢学习与进修,不敢改变职业的方向,不敢去想自己的理想,婚姻推迟,生育推迟,一切为了稳定,稳定意味着一切。即使这样,买了房子的我们能自称“中产”或者被别有用心地贴上“中产”的标签(简称“被中产”)吗?日本这两年流行一本《下流社会》提出了中产堕落的概念——“你自认是中产阶层吗?请自问三个问题:一、房贷造成你很大的生活压力吗?二、你是否不敢结婚,或是不打算生儿育女?(鉴于中国的现实,这个问题可以换成你是否很担心医疗费用)三、孩子教育费用让你忧心吗?”如果有任何一个答案为是,你就会被踢出中产阶层的行列。中产阶级的生活并没有看上去那样光鲜,高额的固定支出使得他们的财富大大缩水,在对未来社会环境和自身发展的不稳定预期下,他们的消费被抑制,也意味着他们的活力被抑制。于是有人说,一套房子消灭一个中产阶级。而在中国,一场疾病,几只股票都能消灭一个伪“中产阶级”。或许,中产阶级在中国就从未存在过。

房子透支了一代人的财富,也透支了一代人的人生,也在透支着中国的未来。中国的中等收入人群本来就比例不高,目前畸高的房价成为财富过度集中的一种典型体现,高房价导致贫富分化加剧,中产阶级尚未成型形就已崩溃。高房价也在颠覆着中国的经济,它已经终结了消费的增长,同样终结了一切生产的扩大。中国经济最大的矛盾是产能过剩而消费不足,房价涨幅巨大,提高了城市居民的生活成本,在中国经济急需消费的时候,高房价剥夺了城市居民的消费能力,产能过剩的局面还将持续,生产不可能兴旺,所谓经济见底复苏,只能是个不能充饥的画饼。其实,现在不是高房价颠覆中国经济的问题,实质上是高房价已经摧毁了经济增长。

更令人愤怒的是,中国国民承受着世界最贵的房价(与收入相比),得到的却往往是最恶劣的质量和服务。我国《民用建筑设计通则》规定,重要建筑和高层建筑主体结构的耐久年限为100年,一般性建筑为50-100年。我国建筑的实际寿命与设计通则的要求存在巨大差距。建设部住宅产业化促进中心一位副主任曾经指出,“国内住宅的平均寿命却仅仅为30年。” 任志强也曾撰文承认:我国目前的住宅建筑平均寿命仅为30年。我国建筑的实际寿命与设计通则的要求存在巨大差距。在上海闵行倒楼现场:“记者也在现场看到,裸露的地基桩体上,部分混凝土横切面似乎出现少量蜂窝状空缝,裸露的钢筋并不多。”偷工减料迹象,已经裸露于光天化日之下!至于开发商获取的暴利,各种揭批之文已不胜枚举,同样以闵行倒楼为例,土地出让日期为2003年10月10日,项目容积率1.8,中标价格4600万元。以这一成交价格计算,土地楼板价格不到604元/平方米,仅占到目前房价的4.2%。而这样的房子,居然卖到了14000/平!任志强等开发商,经常强调地价占据房价的主体,其实是把过去低价拿的地以现在的高价来折算,以遮掩房价暴利真相!

不要再提什么改革,改掉的是什么,每一个既得利益之外的普通民众都可以看到,无论是医疗、教育、住房和就业,都是民生之所寄,都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基础,可是哪一样不是堕落成资本的掠夺,哪里还有一点社会公益全民福祉的样子?

民富才能国强,有时候我们会自嘲,我们其实一直在流浪,因为没有自己的土地,所以只能在自己的国土上流浪。有人说,这是一个颠倒梦想的时代,这是一个混乱无序的时代,这是一个谎言满街跑,而真理被遗弃在荒野的时代。我们能做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