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nbn-14的博客

 
 
 

日志

 
 

威尼斯,冬阳下  

2010-12-01 16:57:49|  分类: 工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月,威尼斯的树木开始变为褐色,潮湿的空气中夹杂着几分寒意。
  每年的夏秋两季,是威尼斯是旅游旺季,随着冬天的到来,雨水越来越多,游客越来越少。
  然而,冬天的威尼斯更加神秘,也更具魅力。
  在一个寒冷的周末,我穿上厚厚的衣服和靴子,带着约瑟夫·布罗茨基的诗集《水印》——它不仅是一本实用的旅游手册,更是一部“情感指南”。
  古往今来,有很多著名作家描写过威尼斯,从歌德到亨利·詹姆斯,再到伊夫林·沃。但是,最著名的还是《水印》。
  ——因为它真实地描写了威尼斯的冬天。

威尼斯,冬阳下 - salary - renbn-14的博客

 

 

神秘的总督府

  在火车上,我打开书,插在书中的一张书签掉了下来。书签的背面,印着菲利普·拉金的一句诗:“窗外,寒风呼呼……”
  夏天的威尼斯,炎热且拥挤。
  每年有1800万外国游客来此,远远超过了当地的居民。拥挤的交通,堵塞的大桥……整个威尼斯水城,仿佛一座熙熙攘攘的迪士尼乐园。
  “我不会在夏天来这里,去‘撞枪口’。”布罗茨基在《水印》中写道。
  “在这座城市的冬天,当你醒来时——特别是星期日,你能听到整点报时的钟声,仿佛在纱布窗帘后面,有一只巨大的中国茶壶在珍珠般灰色的天空中撞击银盘。”布罗茨基说,“当你推开窗户,窗外的雾气扑面而来,潮湿空气中,夹杂着浓浓的咖啡香和祈祷者的诚意。”
  我一边吃早餐,一边重温《水印》,卡布奇诺咖啡厚厚的泡沫看上去很像数百年前威尼斯共和国总督的帽子。
  总督府(公爵宫)就是我的第一站。
  作为威尼斯共和国总督的执政厅,总督府始建于公元814年。历史上遭遇过多次大火,现存的是建于15世纪的哥特式建筑物。
  我跟着一个旅游团,参观了里面的监狱。18世纪的欧洲大情圣贾柯莫·卡萨诺瓦曾被关押于此。威尼斯人卡萨诺瓦是音乐家、哲学家、文学家,更是冒险家,替法国当过间谍,而跟他发生过性关系的女子有上百名,他自认将每一位女性都当做恋人。不过他最后死在波希米亚时,身旁并无佳人相伴。
  1755年,卡萨诺瓦被判入狱5年,罪名是亵渎神明。一年后,他成功越狱,流亡法国。
  在总督府,有一间“十人厅”。在威尼斯共和国总督统治该城的500多年里,很多囚犯就是在这里接受审判的,直到1800年。卡萨诺瓦显然亦在其中。
  在寒冷的冬天,看着游客们从嘴里呼出的白气,我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总督府是一个秘密的“巢穴”,每个房间都暗藏玄机,很多房间还有秘密通道。
  “黑暗也是一种酷刑。”导游说。
  在这个灿烂的光明之城,怎能没有阳光呢?


艺术之城

  如果遇上阳光明媚的日子,威尼斯天空明亮且清新,但如果天空布满阴霾,空气湿润且烟雾弥漫。
  《水印》中,布罗茨基解释他为什么会描写威尼斯的冬天:“我想告诉大家,冬天的威尼斯会涨水。”——冬天,威尼斯进入雨季,因此水位比较高——“度蜜月的新婚夫妇坐在酒店的窗前吃早餐时,脸上会被早晨的沉默和迷雾笼罩,在潮湿空气中,还有可爱的鸽子和勇敢麻雀……”
  冬天的威尼斯,还有着不同寻常的安静和放慢了脚步的生活节奏。
  在威尼斯,越是着急就会越慢。特别是冬天,最好的是交通方式是步行。因为潮湿寒冷的空气很容易让人感冒,人们必须不断地运动来保暖。
  我在小巷里闲逛,累了就停下来喝杯咖啡。岸边的船夫不停地跺着脚,一边发手机短信,没心思招呼游客乘船。当地人穿着皮毛大衣、戴着皮帽。我也给自己买了一双栗色的皮手套,后来弄丢了。
  一大早,我去圣马可大教堂。教堂内部,有辉煌的金色马赛克。但由于冬天的阳光不足,白天的时间比夏天要短一个小时,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
  中午,我喝了点“普罗赛克”——这是一种喝了可以暖身的香槟酒,佐餐物是玉米粥、油炸香酥鱼条和洋葱腌制过的沙丁鱼。
  到了晚上,每家饭店门口的路灯就像寒夜中自温暖房间里伸出的手,在热情地召唤你。一走进去,我的眼镜上立即起了一层雾。
  很多糕点店会买“伏瑞特里”——一种美味的烤饼,中间加有葡萄干和乳酪烤干酪或火腿片。
  在冬天的周末,威尼斯灰蒙蒙的天空中漂着厚厚的云,为打发无聊的时光,可以去参观佩吉古根海姆博物馆,那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博物馆。
  博物馆内,展厅低矮,一点都不张扬,但陈列了很多艺术瑰宝,比如亚历山大·考尔德(美国雕塑家)设计的银床、杰克逊·波洛克(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画家)的《魔法森林》……
  尽管收藏有最好的艺术品,但与威尼斯的水相比,所有的艺术品都黯然失色了。
  窗外,运河上碧波荡漾,摇曳着独特的贡多拉。意大利语中,“贡多拉”的意思是“一直”——“你还和我在一起吗?”——“锚”本身就有固定在某个位置的意思,栓着过去和未来。
  斯坦普利亚基金会是威尼斯另一座有如瑰宝的博物馆。那里包括展厅和基金会图书馆两个部分,建于16世纪。巴洛克风格的房间里展示了各种珍贵艺术品,比如乔凡尼·贝里尼(意大利威尼斯画派画家)的那幅《圣母子》。


圣马可广场的鸽子

  在一家精品书店,我找到了卡萨诺瓦的那本《我逃出威尼斯监狱》,其中讲述了他的冒险经历。
  晚上,我去了圣马可广场。刚好碰上五六个德国妇女,她们用“特百惠”餐盒装满食物,在寒冷的夜空下为同伴庆祝生日,高唱生日歌。也许,来自中北欧的她们比较适应这种比较潮湿的空气。
  午夜时分,钟楼上响起隆隆钟声,回荡在广阔无垠的大理石广场上,空荡荡的广场上只有卖翻版手袋的非洲人、躲在安静角落里的巡警和圣马可柱子上的飞狮子。
  圣马可教堂是为纪念耶稣圣徒而建造的,始建于9世纪,于11世纪完工,集拜占庭艺术、中世纪哥特式艺术和文艺复兴艺术于一身,完美和谐。教堂内外约有4OO根大理石柱、总共4000平方米面积的马赛克镶嵌画,震撼着千千万万瞻仰者内心爱的火山。
  白天,即使是广场上的鸽子也很温柔。
  英国作家伊夫林·沃在他的《故地重游》中写道:“圣马可广场的鸽子,是我人生中的回忆。他们无处不在,停在脚上或是落在肩上;一只或是一对;嘴里哼哼唧唧,像是小曲儿,又像是耳语;点头,或是旁若无人地阔步走。如果停下来,他们甚至会为了点饼干屑啄我的嘴唇。他们的脖子上都戴着一个身份牌子。突然,中午的枪声响起,刹那间,所有的鸽子展翅飞高,地面立刻变得空荡荡的,而天空却突然暗下来。”
  当我19岁第一次来威尼斯时,住在运河港口的一家酒店,每天看着日落,看鸽子飞舞起落。
  它们成为我永远的回忆。
  跟我第一次去威尼斯一样,这次去了依然不想离开。跟着布罗茨基的路线,我的冬季威尼斯之行已经接近尾声,我开始感到忧郁,不愿回到混乱的生活中去——列车越过威尼斯与亚平宁半岛相连的狭窄的大陆桥,我就将回到“陆地”——威尼斯本身就好像海上的一艘大船。
  那天下午,当我提着小手提箱赶往火车站时,潮湿的空气中飘起了雪花。
  雪花降落在庭院中的树上,或是掉进运河融化了。
  途中,我好几次都走错了路,但我并不介意。我想,迷失在威尼斯的冬天,才是最幸福的……

         转《周末报》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