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nbn-14的博客

 
 
 

日志

 
 

转 延参法师 你要我说实话吗.  

2012-08-07 18: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自:http://www.infzm.com/content/79159

在网络上,他熟稔各种游戏规则,几乎成了这个浮华世界里的“精神导师”;在现实中走红之后,他则带着徒弟们一直处在马不停蹄的采访和节目录制途中,寺庙成了他的驿站

长沙,清晨大雨,一辆奥德赛在湖南卫视楼下停住。

延参被众徒弟和两位居士簇拥着下车,张罗着带上他的新书、视频设备。拿着手机,放眼雨幕中,他开始思量要发的下一条“治愈系”微博。这一天,从早上8点40开始,他已经发了3条类似的微博。

他的目光落在身边半施工状态的花坛上。花坛内,裹着塑料布躲雨休息的工人,倚在一块石头上,出神的视线也落在延参身上。两人四目相对,但都没有看到对方,只是各自发呆,想着自己的事。

延参开始在手机上写微博,虽然每次都强调只能说方言,不会说普通话,但是拼音输入法却使用得颇为流畅。他时不时抬头继续发呆拿捏用词,然后低下头去写。小徒弟恒庄顺手抢了他的手机,延参无辜地喊着:“我还没写完呢!”恒庄不管,兀自走到他前头去了。

车行一千多公里,上海、北京、沧州、长沙、南京……“自从火了以后”,延参在各种采访中时而这样开头,紧接着他又补充:“其实我一直都很火。”从东方卫视的《80后脱口秀》到湖南卫视的《天天向上》、江苏卫视的《最炫民族风》,他带着徒弟们一直处在马不停蹄的采访和节目录制途中,寺庙成了他的驿站。

成名与修行

佛教人士在网络走红,延参并非第一人。微博成就了释道心,也成就了延参法师。

延参试图努力将自己与释道心区别开来。“这种时候,释道心一定会把iPhone和iPad一同摆出来,但我们不会。”恒庄在和延参讨论上节目的时候要不要带iPad时说。延参并不轻易评价释道心,只是强调自己一直处于读书、写书状态,仿佛这便是他与释道心的不同。

1986年出生的恒庄成为延参的“经纪人”。他说他毕业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一年多前因为“向往”才出家。和师父延参不同,他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对前来采访的媒体非常了解。他接着一个个约访的电话,为延参安排采访时间,将密集的采访和各种社会活动一一记录到一本小册子上。

“有很多人对出家人不了解,觉得出家人很落后,其实不是的。有人说出家人带着相机有罪,或者喝可乐是不对的。这是什么时代啊,我要从北京来长沙,还得骑个毛驴,要走6年4个月,走在路上毛驴死了,还得两条腿走,这是什么社会啊!”延参手舞足蹈地叫屈,激动时,双手遮脸,面带羞涩;高兴时,双手合十,叉开五指,像刚学会鼓掌的孩子拍手叫好。

如同出家人和现代生活不冲突一样,延参法师认为佛家与成名也不冲突。

“我一直很有名,尤其在‘僧人圈’。我是最早签约盛大文学的僧人作家,因为我平时经常画画写字出书,比其他僧人收入要高很多。”他边说边从徒弟手中接过新近出版的《细语人生》,“我的新书在印刷厂还没下线,就已经卖完了第一版。这样一本书,能卖出个50万册,我一年能写8本。”

周边升腾起一片惊叹声,延参看着众人的反应,做了个无奈的鬼脸,低头沉吟:“对我来说不难。”他挤眉弄眼对前来采访的记者说:“这是我被出版社逼得没办法,写的人生豪言壮语。”

“原来我出一本书,稿费才几万块钱,现在出版社跟我要这本书,它得提前半年预定,把钱先打给我。80后工作压力大,生活比较浮躁,在国内写这一类书的人不多,佛教界就更少了,在僧人当中我是第一个畅销书作家。”与“网络红人”的名号相比,延参更喜欢“僧人畅销书作家”这样的称号。

他不承认微博和书中的内容是“心灵鸡汤”,而称其为社会需要的“正能量”:“微博上充满着戾气,我就希望能为微博提供一点健康积极的东西。”

在吃饭的间隙,在电视台化妆间接受一拨拨采访的空档,延参悄悄打开手机,发出惊叹:“哟,你看,这一小会,粉丝又涨了一万。”然后对着下一拨采访的摄像机,延参会说:“这些天,我的粉丝每天都能涨上两三万。”

有一次,延参走出新浪大楼,被楼下的行人认出,行人中骤然发出叫喊:“绳命井猜,绳命回晃(生命精彩,生命辉煌)!”叙述这些见光率时,延参都面露羞赧:“我很不好意思,因为我的方言对普通话形成了冲击。”

每每被问及其书画价格和出版所得时,延参会特别在意摄像机:“拍下来的都是历史,胡说不得。”然后做悄然耳语状说:“有媒体问:延参法师,你一年收入多少?我说能不能保密,去掉几个0再说。这个社会,就像四大名山上市一样,卖的是文化,卖的是传统。以前这种书,最好的出版社也就几万块钱,多了他还舍不得,现在,他给少了,我不给他们写。”

延参的真诚毫不掩饰:“你们不了解出版界这些事,我把文章写得越来越短,越来越短——你录音了吗?你快停了录音——我告诉你,奥妙在哪个地方。我把所有的文章写得都很短,一本书就有三四百篇文章,我签给盛大,数字版权给它5年,出书并不是依靠这点稿费,这四千篇文章,用5年,文化高的低的,闲着没事在网上点,点个5年能点出多少个点击量来?他们是根据点击量来给钱的。”

在说及收入的同时,他一定会说到他关心的公益项目。比如免费午餐、支持白血病患者、希望工程……“我做了这么多也没有火起来,倒是因为几只猴子火了,所以我要感谢那几只猴子,为我做这些提供了条件,支持白血病是很花钱的。”

除了水月寺之外,延参称目前他还出资修建6座寺院,“照我个人的能力,一年能修一座寺院,这在别的僧人中是想也不敢想的。”

真实与表演

直到傍晚时分,延参和他的两个徒弟才站上了《天天向上》的舞台,等候已经有一整天。台上的延参萌言萌语博得诸多欢笑和掌声,甚至一度有夺汪涵风头之嫌。

台词一一出口时,才知延参这一日里接受的数个采访,几乎都在暗暗为台上十分钟做准备。

说两年前的峨眉山猴子,说汪涵是“带头大哥”,为失恋的欧弟“点化”……这些话题成为了他这一天的“车轱辘话”。他就像是一处固定的风景坐在那里,说着同样的话,而来看风景的媒体却一拨拨地轮换着。

坐到化妆台前化妆时,延参有些无奈:“我这一辈子也没化过妆,要不是为了卖这书……”在等待上台的时间里,他和徒弟商量着台上可能出现的刁难对策:“要是他们翻我们的布袋子怎么办?”“刚才有个记者问我怎么评价释永信……”

金鹰网要他拿起话筒说几句,他脱口而出:“我是金鹰网的忠实网友,金鹰网的视频做得非常好……”前来采访的记者在一边小声询问:“法师,您真的知道金鹰网是做什么的吗?”延参挪开话筒问:“你要我说实话吗?”

3天后的南京,江苏卫视城市频道《南京零距离》节目举起话筒邀其录片头,延参接过话筒未及思索便说:“人与人零距离,心与心零距离……”采访者又要求为一档八卦节目《点击》说几句,延参立即调转话头说:“点击就是生活,点击就是关注……”摄像师在镜头后面连连竖拇指。这一天的采访又以对南京的各种赞美开始。延参就像影视红星一样,每到一个城市就讲述着他与这个城市的各种渊源。

临了,节目要求其坐到电脑前拍几个镜头,他点开微博私信,猛然发现一条私信写着:“法师,我想自杀啊!!”延参左手单手打了“严重”两字。最后记者问他:你怎么劝解这位网友。他在电脑前嘀咕着:“就是说些糖水话呗。”

每次当延参接受采访时,簇拥着他的一群徒弟也各自刷着微博。他们人手一台iPhone。徒弟恒秋说,这些iPhone,包括师父使用的iPad,都是粉丝寄来的。

在化妆间总能碰见一些娱乐明星,追星的小徒弟忙着与明星合影、签名,此时延参也会坐不住,跑过去合影。随后这些照片会出现在他的微博上,并与这些明星相互@,俨然一副娱乐圈达人的样子。

当被问及为何频繁参加娱乐节目时,延参又表现出天真无知的委屈:“真的吗?我真的参加的都是娱乐节目吗?那些导演都骗我,说有个什么问题要我解决。”

网络流传称延参出家前曾是《沧州日报》的记者,但延参很少言及自己的“前尘往事”,他极力否认网络传言,只说自己曾在当地一家杂志从事文字工作:“我们做的杂志都是不出名的,后来国家财政断奶,砍了很多杂志。我们那个就是这样黄掉的杂志。”

3年前的一篇自述中,延参如此记录自己的出家经历:

21年前的一个隆冬季节,我兴致勃勃的登上了开往少林寺的长途汽车,行至半路,天空飘起了片片雪花,山道渐滑,两三个小时的路程,经过六个多小时的颠簸才到。到达少林寺后,已经是白雪皑皑,一片银色的世界,走进寺院,见到了老法师,说明来意,老法师细心的询问我为何出家、多大年龄、上过几年学、家庭情况如何等等,可能是师父看我冒雪前往,诚意可嘉,后来经过一年的考察也就同意了。

有很多人好奇我为什么要出家,这要从我大学毕业后在一家杂志社当记者时说起。那时我对佛教并没有信仰,后来因为需要写一篇关于白马寺的文章,我去白马寺进行采访,来回几次的走访,被寺院清净的环境所感染,接触到佛法以后,被佛法的博大精深所折服,并开始思索生命的真实意义,然后带着对生命意义的疑问,我毅然地走向了出家之路。

出家后不久,恰逢白马寺开办佛学院,师父让我领着几名师兄弟去白马寺学习,我也想更加系统的学习佛教教理教义。到白马寺后,方丈一眼认出曾经常去采访的我,因为佛学院缺少师资力量,我这个前来求学的学生就成了讲台上的教师。

延参称其对互联网的态度是从抵制走向追捧的。1997年,他第一次接触电脑“还是286”。2005年之前,一直处在“与徒弟的战斗之中”:“我觉得网络游戏浪费时间,寺院里有电脑,也有网络,我就通过增加电脑的方式来降低网速。这样他们就只能玩玩单机游戏。”2005年之后,连佛教协会也开始鼓励各寺院建网站,“并且给每个人1万块钱的网络经费。我感觉到网络成了大势所趋。”延参开始在51社区上发博客,他称当时便已拥有众多粉丝。

最初他是将博客手写下来,由徒弟们负责打字,“还在旁边监督着,看我们有没有打错别字。”渐渐地,他自己也能敲打一些字了。2010年1月,他开始接触微博,“这已经错过了一年微博的好时候。”

繁重的出书任务和忙碌的媒体采访,延参自有其应对之道:“我回到寺院给小徒弟们上课,每天3节课,我在课上讲,他们每人一台笔记本电脑在下面记。过一阵子,把他们记的内容整理下,就能结集成书了。”

虽然延参红遍互联网,在沧州本地却显得风平浪静,只是在沧州论坛上有一些关于他的陈年旧事。沧州论坛的站长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表达了痛心疾首:“我看到那个视频时的感觉是:威仪扫地。”

4年前,这位佛教徒站长找到延参,希望他能在沧州论坛开设佛学版,“当时我说出这个想法后,延参法师说,他在凤凰网如何如何,在51如何如何,访问量几多,好友几多,言下似乎没把沧州论坛的小庙看在眼里,我当时也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子气,说:‘师父,您这是不是嫌弃我啊?’旁边的的师兄扑哧一下乐了。我也只能作罢。”

炒作与“中枪”

从节目录制现场回到住地的延参从徒弟手中接过“看管”一天的iPad,微博粉丝在这一天里涨了近3万。

他的iPad浏览器内,保存着包括佛教在线、百度在内的几个网页。他在百度搜索框里一遍遍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搭配各种关键词搜索。

搜索到峨眉山时,他发现有记者采访峨眉山管委会,“你看,峨眉山也开始借我炒作了。那几只猴子也要谢谢我啊!”

关于猴子,关于“绳命”,延参用“我是躺着中枪”一句,来应对各路媒体。

猴子是峨眉山的野猴子,那是40秒钟的节目录制。在延参的叙述中,爬到他身上的是“山大王的压寨夫人。因为野猴子很凶,所以我不敢动。在我对面,有个男游客脸已经被抓伤了,那时我心里是紧张的。”延参说他在这个过程中也受伤了。

借猴子扬名网络后,延参“中枪”的几率也随之增加。所到之处,娱乐圈内圈外各种人士合影、签名、发微博。延参当然也密切注意着这些人是否善意。

一位ID为“桃宝”的女孩,微博认证为“声优、演员、主持人”的网友,在延参到东方卫视录制《80后脱口秀》节目时,与其合影,并发微博。

“你看,这个人我发现她是有幕后推手的。她发了之后,就有一群推手转发,评论用了一串日文,在日文中,能看懂的中文字就那么几个:延参法师、戒律、破、女子高校生、不伦恋。她自己又转发,像是要澄清,但这一转发……”

延参最初是谨慎的,成名之后最早采访他的是新华社,“但他们要我不往外说,我就憋着。有一次不小心把手持新华社logo说话的照片发上了微博,亏得小徒弟提醒,后来赶紧删除了。”在人民网和新华社的报道出来之后,延参才像吃了定心丸,放心接受各路媒体。

“现在我每天能收到好几千条私信,有些是想自杀的,有些是遇到感情问题的,有些是想出家的,还有些是要来采访的媒体。我根本来不及一一回复。”在微博里,延参几乎成了这个浮华世界里的“精神导师”。他知道一条微博要配一张应景的图片才受人欢迎。

网友分析延参法师的微博,发现他从2010年9月开始频繁使用微博关键词功能,“他开始大量地用明星名字作为关键词,然后加一段不知所云的话……”例如:“#王力宏#单纯地看待这尘世,自有一份安然。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幻的,自己的心境创造一切!”

充当其微博关键词的有港澳台和大陆的各类当红明星、12星座各星座运程、热播电视剧等,不一而足。

此后的关键词还有各种当时热点时事,甚至在兔年春节,他发出的微博都以“兔”字为关键词。延参法师称这是“学习使用微博”。

在土豆、酷6的视频也从2007年便已开始。在电视台录制节目时,延参像透露一个秘密一样小声告诉节目组工作人员:“我们其实是同行。我那里有一套设备,足以办一个电视台了。”

那一年,有个外籍信徒送了他一套摄像设备。从此,他和徒弟们便兢兢业业地钻研视频制作,并将平时制作的数百个视频发布在视频网站上。这些视频大多制作粗糙,但延参一出镜,便令画面充满喜感。

而延参本人,只要面对镜头,便有了自己的气场,他假装自己是一位出镜记者,每每以“那么”打头,言辞之间充斥着“大家”二字,播客释延参此时更像一位现场记者。这样的训练,使其在一夜成名之后,面对媒体也充满了“现场感”。

加之网络上对他的评价,一个“萌”字令其倍加受用。于是,他时时处处展现出了聪慧的萌态。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